南方有乔木百度云-「深度」淘集集“创业记”:在法律边缘蒙眼“狂奔”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戚夜云)讯,“见证了一个企业从有到无。”10月16日下午三点,一位来自安徽的商家,站在淘集集总部办公大楼前,一脸无奈地说。

回头再看他身后,乌泱泱几波人群,这些都是淘集集的商家,因为货款迟迟无法提现,不远千里来到淘集集总部“要钱”。

货款拿不拿的回来已经不是当前最急迫的问题。因为16日下午,淘集集给出一份最新的债务重组协议。对于这份协议,签还是不签?哪个选择收益更高,损失更小?

一边是商家,想谋取更大议价空间;一边是淘集集,让7个商家代表团派出两名代表去财务室观览“账目资金”,试图让商家们相信,淘集集真没钱了。

相互不信任,又都迫切需要一个答案。

从现场争议到各个分群对垒:有的商家选择“签”,债权人变股东,相信淘集集东山再起,有资本还钱。有的不“签”,躲在50%的大商户之下,有的已坚决走法律途径,不再相信淘集集说出的任何一个字。

崩塌:苗头从今年1月开始

看到淘集集的商家货款被侵占,闹得满城风雨上热搜,淘集集成功上岸的商家解清规(化名)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不无庆幸地说,“吃完第一波红利我就撤了,这家平台我们一月份就看出了问题。”

解清规在电商领域沉淀多年,同时在淘宝、拼多多、淘集集有多家店铺。作为嗅觉敏锐的老江湖,他对行业内新电商平台保持很高的关注度。去年8月成立上线的社交电商品牌淘集集,9月解清规就关注到,10月份开始与朋友联手入驻5家店铺。

这第一波“红利”让解清规尝到了甜头。

“当时他们流量很可观,每天都有很多订单,而且不需要怎么运营,把宝贝发布了等着买家上门就可以了。”解清规说道,淘集集还不收卖家费用,回款做到了当初招商承诺的T+1。T为正常的发货收货周期,一般为15天。“当时拼多多一个月流水百来万,淘集集单个店铺能冲到30多万流水。”他特别强调,运营淘集集不需要花力气。

运营无需太费神,是淘集集一大优势。

另外一位商家跟记者透露,淘集集获取流量容易,运营简单,他有个团队50多人,集中做淘集集,一位员工单个店铺最高收益达到纯利润6万元。他们测试过拼多多运营,新开店铺做不到同样的水准。“也是因为这样在淘集集越铺越大,现在套了近千万进去。”这名商家说。

解清规的经商警觉性非常高,当时他退店的主要原因,就是发现淘集集回款变慢。

“这是从今年1月下旬开始,以前都T+1,之后变成T+N,货款压太久,周转起来很麻烦,当时就觉得平台风险大。”解清规表示,投入这种平台一路都是“心惊胆战”,他见过很多平台起落,如星聚、连连淘,最开始的迹象都从回款不正常开始。

即使撤退的如此早,解清规也并未做到全身而退,“我们的店在今年二月开始撤,到现在也只有两家店拿到保证金退款。”

野心:估值翻十倍,2021年上市

解清规所代表的商家,成为张正平批判的对象。

10月16日下午,被商家逼在墙角的淘集集拿出了一份最新南方有乔木百度云的方案。《科创板日报》记者获取一份张正平与商家谈判内部录音。张正平给出的“希望”是,南方有乔木百度云的南方有乔木百度云合伙模式,是所有电商中最好的模式。

“整个电商平台拥有两种模式,商家入驻模式与自营模式。入驻模式早期很大的问题就是商家与平台不在同一条战线。能赚三块,绝不赚两块。说的直接点,商家在薅平台羊毛。”张正平认为,倒逼商家南方有乔木百度云,改成股东合伙自营模式有利于平台发展,“铁杆南方有乔木百度云变成股东,不会再去做损害平台利益的事。”

张正平义正言辞的一席话似乎戳中商家下怀。在代表面前,他大谈淘集集原本的宏伟蓝图,要不是“跑得太快”,他原来计划后年,也就是2021年能上市。

“淘集集是全中国互联网增长最快的企业,去年8月上线到现在两次估值,去年12月份估值2.4亿美元,今年6月估值已到了8.8亿美元。我们上市时间点是估值再翻10倍,到时候南方有乔木百度云就能获得10倍收益,坏事也变好事。”

“我们以后收10个点的佣金。平台健康了,没有巨额亏损,方向又正确,供应链有这么多人支持,怎么会做不成?”

张正平的反问显然将谈判代表问懵了,不仅忘记了尖锐的诉求表达,反而有代表问张正平,“你有没有信心?”

张正平顺着话茬再扔了一枚炸弹:只要50%债权人签署协议。“淘集集整体欠款,一半是南方有乔木百度云,一半是************。代理公司最怕坏账,并购的时候更愿意进来。代理的货款最少可以解决8成,已经超过50% 的债权,政府会支持我们清算。”张正平的言外之意是,清算过程优先偿还签署协议人员,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张正平的此番由50%债权人签署协议的提议,虽然在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春泉看来,没有任何效力,但是此份提议还是在商家群激起千层浪。有的人刷屏已上市电商估值对标淘集集上升空间,有的撰写千字长文劝大家不要被文字游戏哄骗,有的则认真计算公司破产后财产变卖能偿还多大比例贷款。

记者看到,不同地域,被占货款多寡、上门与没上门的商家、代表与被代表的商家已四分五裂。

更坏的是在后面,16日的“会谈”之后,不少商户受鼓动签了南方有乔木百度云协议。今日搜索媒体报道他们又发现,根据淘集集最新采访口径,原来货款500万以上商家才能南方有乔木百度云才能成为合伙人。对于中小商家而言,这500万商家就意味着,追债到上海、走上27楼去的多数代表。大户上当的商家,又开始着急买车票赶来上海。

但是在商家与平台有限不对等的沟通中,忽略了一项关键性问题:货款如何被淘集集划走,以及日后是否有措施规避同类问题。

焦点:“货款”监管

“招商的时候是T+1,前段时间变成了T+30,说的跟招商不符合,我也接受了也继续做下去了,可现在呢,变成了T+100(天)。”

“很少有电商平台能把货款压的这么死,入账15天,提现周期30天,压商家货款目前是45天。一天做2000块生意,都压货款10来万。”

在商家的哭诉中,10月15日凌晨,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在官方微博发布“致伙伴们的一封道歉信”中,大方承认淘集集“犯错”,没有能力及时支付商户货款。

淘集集当前余款三到六个月后平均落到商户身上,不足以抵扣1%的货款。这意味着原本属于商户的货款被花完了。

从当前的商业模式看,用户付完款后,资金会在平台账户停留一段时间,然后商家再进行提现。这一段真空时间,在商家看来是T+30回款周期,在金融监管层面就形成资金池。

今年年初,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了第三方支付平台在交易过程中,产生的客户备付金,要统一交存至指定账户,由央行监管,支付机构不得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

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春泉认为,淘集集在未持有支付牌照、未进行第三方托管的的情况下,涉嫌违规从事清结算业务。“此前美团、有赞、蘑菇街等都存在相同问题,支付机构仅仅是支付通道,平台本身的账户并未进行托管。这种模式在业内称为’平台二清’”。

记者获取多份交易记录显示,商家提现时的资金,是从淘集集母公司以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为户名,从81102010开头的中信银行账号转出。中信银行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该账户为一般性账户,并非托管账户。

令人意外的是,淘集集大方“承认”合规性存在问题。最新的这一份债务重组协议里面第四条写到,甲方,也就是淘集集,同意2019年10月16日起,与具备清算与结算资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始对接。

这一句协议意味着此前淘集集裸奔已久。此前媒体报道称,淘集集一个月的GMV约5亿元。

一处细节是,不少商家发现,不同支付通道中,用户通过微信支付通道能够提现成功。

腾讯方面对《科创板日报》记者回应称:“实际上,当前只要接入微信支付,平台自营和第三方商家都签约。淘集集平台二级商家通过微信支付收款的资金由我司直接结算到商家银行卡,淘集集平台无法接触或挪用二级商家资金。”一位商家表示,此前要求商家微信签约手续较为复杂,“没想到微信支付的订单,因此保障了这笔货款安全。”

淘集集目前并未公开对接第三方支付机构具体名称。商家之间传言为微信和支付宝,但这两者并不具备第三方监管职能。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不管是公开发言,还是重新签署的协议,商家在淘集集口中主体身份变成“南方有乔木百度云”,而非“商家”。

刘春泉提醒,南方有乔木百度云与商家在法律层面意义大为不同,主体是南方有乔木百度云,仅仅是账期问题并未违法。如果是商家货款被挪用侵占,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认为,商家和电商平台间的货款结算是由双方之间的合同约定,因此电商平台现未能按期支付商家货款,将极有可能构成违约。

经过1年的多时间蒙眼狂奔,淘集集的标签特别多,社交电商黑马,剑指拼多多。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Q2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上线仅9个月的淘集集月活用户已超4000万。

“按照目前用户规模来说,淘集集烧钱不算多,核心问题是融资问题很大,投资者手里也没钱。”电商分析师李成东认为,南方有乔木百度云是无奈的结果,但尚有一定价值。

淘集集表示当前获得国内某大型集团公司进行重组并购。截至记者发稿前,淘集集未就以上问题有任何回复。

淘集集 张正平 商家 货款 解清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