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去世后他举起了刀,医生:你是本月第3个来

时间:2020-07-31 00:22   来源:未知

罗景春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显得很烦躁。

他的头发已经好几天没有洗了,也没有打理,乱糟糟的,比鸡窝好不到哪里去,和以前梳得一丝不苟的发型相比,判若两人。

屋外,一道闪电霹过,划亮了他的神情。他的眼窝深陷下去,黑眼圈很是明显,眼睛里的红血丝看起来很可怕。

他猛地吸了一口烟,将烟头狠狠扔在地上,又用脚碾了几下,然后头也不回地冲进了雨夜中……

01

罗景春是一名IT人员,他和大学女友毕业1年后就结婚了,婚后两人一直恩恩爱爱,从没有红过脸。

去年,罗景春升职了,与此同时,妻子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她怀孕了。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兴奋地将妻子抱了起来,原地转了好几圈,然后伏在妻子的肚子上说:“宝宝乖,我是你爸爸哦。”

妻子笑道:“他现在还是个种子呢,怎么听得到你说什么。”

那之后,罗景春每天一下班就往家跑,所有的应酬都推掉了,家务也全部包揽了,不让妻子干一点活。他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就是晚上抚摸着妻子的肚子,和里面的孩子说话。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要取什么名字。

日子一天天过去,直到那天晚上睡到半夜,妻子突然拽着他的手喊疼,床单也湿了--羊水破了。

02

罗景春在外面走来走去,他从未有过如此紧张的时刻。

终于,一名护士走了出来,高声叫着他的名字。

罗景春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说:“到。”

周围的人笑了,他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小步快跑到护士身边。

护士将手中一个小小的婴孩抱给他,说:“恭喜你,是位千金。”

他手足无措地接过孩子,看了又看,心中涌动着一股热浪。他抬头看向护士,说:“我的妻子怎么样了?”

护士笑吟吟地说:“母女平安,放心吧。”

就在这时,一名护士小跑了过来,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两人一起进去了。紧接着,又一个医生也急匆匆进去了。

然后越来越多的医生也跟着进去了。他把孩子交给母亲,看着产房,一种不祥的预感拢上他的心头。

终于,一名医生走了出来,将他叫到了办公室。

他的喉咙发干,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紧紧地盯着医生一张一合的嘴巴。

那是一位看起来很干练的医生,眼神矍铄。他说:“您的妻子现在情况不是很好,现在我们初步怀疑是羊水栓塞。我们已经召集了各科医生过来全力抢救,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的脑袋轰的一声响,瞬间听不到医生说什么了。

03

罗景春已经不愿意再回想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记忆像被偷走了一样,一片兵荒马乱后只留剩下荒芜。

他唯一记得的是,那天妻子就这么被盖上了白色床单,被人抬上了前往太平间的车子。

他在家中昏睡了一天一夜,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妻子平日里身体素质极好,而且每次产检结果都很好,怎么会那么突然就离世了。

模模糊糊中,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一张脸,那个医生的脸。

他决定再去找他问清楚。

他到医院时,已经是晚上十点,没想到得是,那个医生竟然还在,而且似乎也认出了他。

那个医生望向他,声音柔和地问:“罗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罗景春坐了下来,冷静了一下,说:“医生,请问我的妻子死因是什么?”

那个医生看向他的眼睛,声音里没有一丝波澜:“经我们全院会诊,一致认为是羊水栓塞。”

“确定吗?”

“是的。”

他突然觉得内心很烦躁。他“咻”地站了起来,大声叫道:“我不信,我妻子身体一向健康,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没有了。你们肯定是误诊了。”

“罗先生,虽然我很同情您失去了您的妻子,但是这是事实。羊水栓塞本就是我们所有人都不愿意见到的,它没有任何预见性,而且危险性极高。当时我们已经集齐了全院的力量,还请了外院的专家,但是依然无能为力。如果您怀疑我们的诊断,可以申请尸体解剖,我们医院会全力配合你们的。”

医生的声音依然平静如水。

04

罗景春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

他在家里待了几天,家里人来送饭他也不吃,每天就是对着妻子的相片说话。

他开始查找各种关于羊水栓塞的报道,发现有医院成功救治的案例。

他对着电脑屏幕上的新闻看了很久,心中忽然起了一个念头,那些医生肯定没有尽全力。那天那个医生的话也许就是暗示,是要家属送红包,但是他没有反应过来。如果他当时“懂事”一点,也许妻子就不会那么快离世的。

他被这个念头疯狂地折磨着,像水中的葫芦,按下去又浮了起来。

辗转反侧了数日,终于,他下了一个决心。

05

罗景春开始跟踪那个医生,并摸清楚了他上班的规律。他发现,那个医生似乎不需要睡觉的,永远都是在工作。

终于,他等来了机会。

他将自己在商店买的刀子藏在了雨衣下面,然后小心地避过了安检和保安。当他终于进入电梯时,他感觉自己心跳得如此之快,甚至能听得到声音,脑子却从未有过的清醒。

他走进科室,那个医生正背对着他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他一步一步接近医生,手伸向了雨衣里面。

就在距离医生一步之遥时,他大喊了一声那个医生的名字。

那个医生回过了身子,罗景春摸出了怀里的刀子,狠狠地向医生的心脏方向刺了下去。他用力之狠,连刀柄都没入了医生的胸口中。

医生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

他迅速抽离,但是,预想中的血溅四方并没有出现,相反,那个医生的胸口开始冒出了噼里啪啦的蓝色火花。

他惊惧地倒退了几步,不可思议地看向那个医生。

问询赶来的保安迅速控制住了他。

就在这时,那个医生缓缓地站了起来。

罗景春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医生伸手一寸一寸地将胸口的刀子拔了出来。

那里现出了一个口子,里面的电线清晰可见。

医生摇摇头,一脸可惜地说:“又要返厂维修了。”

罗景春惊慌失措。“你不是人?”

医生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是的,我是医疗型机器人。”

“那些医生都去哪里了?”

医生平静地说道:“因为杀医事件太多,医生死的死,离开的离开,已经没有人愿意再从医了,哪怕是医生的子女。上头为了有人继续治病,所以秘密创造了我们出来,代替医生的工作。”

“相比真人医生,我们不用休息,更最重要的是,哪怕有人来杀我们,我们也只需要返厂维修即可,而不会因此再浪费一个医学人才。而你已经是本月第3个来杀我的家属了。所以,你应该庆幸,幸好我不是真人。好了,现在,你该去你接受惩罚的地方了。”

说完,医生转身径直走进了茫茫黑夜之中。

编者有话说

近年来,杀医事件频频发生,像北京杨文医生遇害事件、靖江杀医案、莱芜杀医案、兰州杀医案……这些都直接导致了不少医护人员对医疗行业寒心,甚至对自己当初在希波克拉底雕像下的誓言动摇。

尽管国家在不断出台相关保护医生的文件、措施,如医闹入刑、设立警务室、建立安检制度等等,然而依然是防不胜防,令不少医生在出诊时胆战心惊,甚至戴安全帽上班、自备防狼器、学武术防身等等新闻层出不穷。

医生和患者本是一条战线里的战友,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疾病。但现在“战友”竟然调转枪口,将矛盾对准了自己人,严重伤害了每一位医生的医者仁心。

尤其是今年,疫情肆虐。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中,是医生和护士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杀出了一条血路,挽救了大家的生命。

尊医爱医不应该只是一句口头禅,切莫像刚刚故事中的一幕,等到所有医生都寒心离去时,最后能继续给我们治病的也只有机器人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HC3i数字医疗网【责任编辑:xiasz TEL:(010)68476606】
【收藏本页】 【复制链接】 【打印】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6 yxsos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医学搜搜 粤ICP备05146319号